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» 東京艷遊
東京艷遊

(一)列車驚艷(胭脂口紅系列)

  我在迪仕尼樂園看完花車巡游後上了開往東京方向的快車,車上人真不少。在一位女士旁,我問:“小姐,這裡有人嗎?”“沒人,請坐!”

  小姐抬起了頭,兩雙眼睛相對後,兩人竟同時喊了出來“啊!”的一聲。

  這是一個艷光四射美艷動人的美女,留披肩發,她塗脂抹粉,畫眉毛,塗口紅、染指甲以及穿著緊身胸衣,裙子裡襯著腰墊,她戴耳環、掛項鏈等首飾,手上戴著镯子,真有點驚艷之感。這是我“啊!”一聲的原因,她為什麼也“啊!”的一聲?

  列車在開進,車上乘客在看書報,多數在睡覺,我對面的兩位穿著入時的少女也在睡覺。而我旁邊的漂亮小姐則在看畫報,“我叫中谷美紀,看嗎?”她把畫報遞了給我,然後拿出化妝盒來塗口紅。

  她化妝已夠艷了,還要塗口紅?我那有心思看畫報,眼睛直瞪著塗口紅的她,她塗過口紅,又拿出粉盒抹粉。太香艷了,她艷如迪仕尼巡游花車上的美女。我的下面越來越硬了,直把壓在上面的畫報頂了起來。

  “你在看畫報還是看我!?”小姐中谷美紀問我。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你不看……給回我看!”她取回畫報時,直看著我那硬家伙把褲子頂起來的地方。

  “還是一起看吧!”她說。

  我的眼睛轉到畫報上,這是一本色情畫冊,裡面全是活春宮的照片。第一頁,一個裸體美女在擺滿化妝品的鏡子前塗口紅,“美女在塗口紅!”這個美女真象中谷美紀小姐。第二頁兩位露出陰戶的裸體美少女在相互接吻;下面有的是美女在自喂的照片,有的是男人舔弄美女的照片;在看到一張二男奸淫一個美女時,美紀小姐停住了,在照片裡,美女的陰險被一根大肉棒插弄,而美女的嘴巴裡則含著另外一根大肉棒,她的嘴角還流出濃濃的精液……

  看著這些活春宮照片,我的肉棒簡直快要把褲頂破了……

  突然,我的肉棒被捏弄起來,真舒服!我看到五只搽了紫紅色指甲油的手指在頂起來的地方捏來捏去,揉捏結合。

  我也按耐不住了,也把手伸進她的短裙子裡,從她的大腿內側,輕輕地往裡面摸呀摸呀,很快地就摸到了她雙腿間的私密地帶,然後用中指與食指隔著內褲輕壓著她的小穴,並進一部越過內褲,用手指挖弄著她的小穴。她的穴兒肉一直不停收縮,讓我爽快到了極點。

  我的舉動,使美紀小姐更興奮,她拉下我的褲鏈,也越過內褲,用手指捏弄著堅硬的肉棒……進而,我急速地用手指抽插挖弄著美紀小姐。

  我繼續玩弄能感覺出很快就膨脹的陰核,美紀已輕輕呻吟著,我看著她呼吸急促的樣子,可能是十分興奮,快到高潮了,我怕她呻吟太大,於是用並用舌頭舔著她的嘴上的口紅,和她接吻起來!

  我們上面在接吻,她的脂粉口紅真香;下面互相捏弄挖弄,真舒服快活!

  不一會,她下面濕透了,我也射出又多又濃的精液。

  我們的手都離開對方,“啊!”美紀小姐把手心上的濃精液放到鼻子前聞了幾下,終於張開搽滿口紅的艷嘴,把手心壓在嘴巴上舔起來。

  “啊!”美紀小姐美美的輕歎了一聲,我看見她嘴巴周圍粘滿精液。她舔了舔沾精液的嘴唇,用紙巾搽了搽,然後拿起提包扭扭捏捏,又扭肩膀又擺屁股的走向車廂連接方向的化妝間(衛生間)。

  美紀小姐回到坐位時在耳邊對我說了聲:“真快活,謝謝!”。然後,她又在臉蛋兒擦粉塗口紅了。

  真想和美艷的美紀小姐一直呆下去,但我到站了,而她還要坐下去,只的和她分別,她把畫冊送了給我作記念。

  (二)巧遇舞女(胭脂口紅系列)

  我要轉車,正在按指引找位置。

  “先生,你要去哪?”我聞到了一股香水脂粉香味,轉身看見兩個美少女。

  “我要去神保町!”

  “太巧了!我們也是坐去神保町!一起走吧!”

  ……

  在車上,她們不停和我說話。我得知,她們二人是舞廳小姐,今天也是去迪仕尼樂園玩的。

  “哥你今天真行!”

  “什麼!”我這才發現她們就是剛才那趟快車上坐在我對面的美女,太巧了。

  她們二人又自己叽咕一陣後,“今晚和我們樂一下好嗎?!”

  “太好了!我用先回旅館,我們如何……”

  “我叫美穗子,她叫奈美,住在神保町車站旁邊!這是地址,今晚8點左右來吧。”叫美穗子的美女遞給我一張名片。

  我按時按地址來到她們的住處。

  美穗子小姐今晚沐浴後在刻意打扮,我推開門,見的她的臉蛋兒脂粉香,嘴唇,都塗得通紅,眉毛畫得象兩片彎彎的竹葉。她化妝已極為濃艷,但她還坐在化妝桌前再用粉底打底,拼命往臉上擦粉,打胭脂,再塗口紅,她一邊上下嘴唇印在一起,將口紅分布均勻。

  “奈美去上班,明早二點半才下班。”美穗子小姐邊說邊掏出粉餅仔細上妝,重新塗口紅、畫眼影、描眉,真似一笑傾城,那艷麗的豐姿真是傾國傾城,看得我淫棒挺直了。

  “你真漂亮!”我對嬌媚無比,香風撲面的美穗子說。

  “你就愛看漂亮女孩子塗脂抹粉化妝!我在車上就注意了你直瞪著那個妓女塗口紅!”美穗子把和我在車上相遇的中谷美紀說成是妓女。她又面向鏡子邊塗口紅、戴假睫毛,然後又擦粉、理睫毛,用玫瑰紅的胭脂染眼圈。

  美穗子今晚卻妖冶如一支狐狸精,嬌媚無比,五步以外芳香撲鼻,早已使我神魂顛倒了。

  我伸手從美穗子圍著的浴巾下緣進入,毫不客氣撫摸著她的雙乳,我覺得隔著胸罩不過隱,就直接撩起美穗子的胸罩,握住她哪粉嫩豐滿的乳房,我感覺大美穗子的乳房越來越燙,美穗子忍不住叫了一聲“啊.....”的一聲。我還不時以指尖輕挑她的乳頭,她的乳頭在我的捏、揉、搓弄刺激下漸漸的堅挺起來。

  我脫掉她的浴巾和胸罩,她整個胸部的曲線非常的美,上面明顯搽了脂粉,相當吸引人,還有那堅硬的奶頭上搽滿口紅,我忍不住把它含起來吸允一番,她的乳頭十分的敏感,被我這樣刺激更硬了,她開始輕聲地喘息著,閉著眼睛享受這美好的感覺。

  “喔……啊……喔……嗚……喔……嗚……啊!”

  我已經欲火焚身,我雞巴漲大道快撐褲子,我伸手抱住美穗子,我扳起她的臉,她閉上眼睛,玫瑰紅色的眼彩極為艷麗,長睫毛在蠕動。我往著她塗抹了厚厚脂粉的臉蛋到處舔吻。美穗子微微開啟搽滿口紅的櫻桃小嘴,我把嘴唇壓下去,用嘴唇夾她的嘴唇,又用舌頭舔她香唇上的香艷口紅,我向她塗滿艷麗口紅的櫻桃小嘴狂吻下去,然後把舌尖伸入嘴裡。

  現在,美穗子已一絲不掛仰躺床上,她脂粉香口紅艷的臉蛋和淫邪的眼神早已勾去了我的魄。

  美穗子香艷的乳房高挺,雪白美腿白裡透紅,兩腿間有隆起小山丘,如肥大的三角洲,從背面看,那又圓又大的盛臀左搖右擺,濃密柔軟的秀發長至腰,真是個絕色尤物。

  我脫光衣服,興奮地撲過去。美穗子閉上眼,緊咬搽滿艷麗口紅嘴唇,兩支手大力握住自己的乳房,乳房太大了,她一支手握不完,豪乳四溢,壯觀迷人。又看見她兩腳輪流抬起又落下,輕擦著床,並且左搖右擺,時而屁股離地,下身上挺,兩支成熟的香艷蜜桃抖動起來。

  我忍無可忍,撲到她身上,肉棒馬上插入她的小洞裡。美穗子淫叫一聲,肉棒卻被她夾住,她又抱我的頭,和我熱吻。

  我大力挺進深洞,胸膛壓著她的香乳喘息著,美穗子忽然翻身壓在我身上,脫離了的肉棒在她淫穴一坐之下,又套弄在一起了,她爬下和我瘋狂接吻了好一會。然後屁股一上一落,兩支手按住自己的香艷乳房,淫笑道:“哥,你在車是太厲害啦,我想得你好苦呀!”

  她的美艷使我的肉棒膨脹,她的淫蕩又使我無比興奮,特別是她上半身那一升一降,但使我的肉棒強烈刺激她的陰核,而陰道也在收縮,夾得我快要發洩了。而且,她胸前兩大團結實的艷乳在上下狂跳。

  美穗子已經全身發軟,上半身向下傾斜,兩支大肉球移近我,我伸手輕揉乳蒂時,她兩乳強烈抖動了,呻吟了淫賤而又驚心動魄。

  我好象一支淫獸,瘋狂摸捏她的乳房,進而又握又壓,她在淫叫,大胸脯起伏如巨浪,突然,她的一只香艷乳房塞進我的嘴巴。我急切的狂吸她的乳房,一支手大力揉她的乳蒂、另支手輕磨她的下體,在不斷的吸吮含舔中,美穗子癱軟了,噴出濃濃的脂粉香氣。

  她剛翻身躺下,我堅硬如鐵的肉棒己直進入她的陰道內了。我強力挺進旋轉,美穗子大聲淫叫“啊!啊!啊!插深點!”,她搖撼著頭,長發有一半披散在她臉上,如被輪奸的美艷淫女奄奄一息。那對搽滿脂粉口紅的香艷乳房,抖動跳躍狂拋起來,真是個香艷淫賤的美女。

  我在奸淫之中用口再含舔她的香艷大奶,感受到她狂跳的心,和口中噴出的脂粉口紅香氣。

  她急切低叫:“吻我吧!”

  我狂吻她那搽滿香艷口紅的嘴,瘋狂吸吻到幾乎窒息。她說道:“含我的奶,大力地含吧!”我吻著搽滿脂粉口紅的豪乳,非常香艷,也許豪乳的脂粉口紅太艷麗了。

  “插死淫蕩妓女把!”她又道。

  我瘋狂急插,美穗子呻吟大叫,使我驚心動魄,向她狂洩,她的呻吟聲極其淫蕩。我舔吻她的香艷乳房、向她的陰部射出大量濃濃的精液,而她也抱著我的頭狂吻,直至我發洩完,她仍在吻我,喘息著,脂粉口紅印滿我面上。

  (三)夜半奸淫(胭脂口紅系列)

  半夜,我被嘩嘩的水聲吵醒。看著被我奸淫得一塌糊塗的美穗子,肉棒又硬起來了,我抱起她接吻起來,肉棒正要插進去。

  “我不要了,我明天還要上班。你去奸淫奈美吧,她已回來啦!”

  我聽說舞女奈美已經回來,高興極了,剛才聽到的嘩嘩的水聲肯定是她洗澡的聲音。

  我來到舞女奈美的房間,當我走進她房中時,那絕色的美貌、皮膚的雪白,早已使我十分沖動了。美艷的奈美小姐在我面前脫去圍在身上的浴巾,她那對香艷的乳房,漲滿且堅硬,手握住,彈性之中有柔軟和熱力,比美穗子的更勝。她於鏡前噴香水搽脂抹粉,畫眼影,塗口紅。她說“現在我給你塗多點口紅,我今天不是一直看著那個女人塗口紅嗎看到出精了!”

  我對她說:“塗多點口紅...女人塗口紅能頓時盡顯風情,添幾分姿色。我真的是愛看美女塗脂抹粉搽口紅!”

  奈美借著化妝鏡拼命往臉上擦粉,打胭脂,塗口紅,她又描眉理睫毛染眼圈。

  奈美張開那塗有好多艷麗口紅的櫻唇小嘴,用香噴噴的舌尖溫柔的摩擦我的嘴唇,然後她那塗滿口紅唇彩的嘴唇把我的舌頭吸進來,和我瘋狂的接吻著,她塗滿口紅的嘴唇含住我那舌尖吸吮,我的舌尖在香艷口腔裡蠕動,我的舌頭都沾滿口紅。

  她嘴唇上的口紅唇彩不停地印在我的嘴唇及舌頭上,她用沾滿口紅的舌尖在我的嘴裡游動,把帶口紅唇彩的香艷唾液慢慢送過來,再把我的舌頭吸進來,我的舌頭也沾滿口紅唇彩,我們帶有艷麗口紅唇彩的舌頭在互纏,唾液都染滿香噴噴的口紅唇彩,彼此瘋狂吸吮對方的帶有口紅唇彩的香艷唾液。

  我壓在惹火尤物奈美的身上,瘋狂盡情地又舔又吮她的香艷的雙奶,不斷地親吻,把挺起的紅艷乳頭含在嘴裡用舌尖玩弄,貪婪地享受塗抹在上面的脂粉和口紅,邊舔吮香艷的雙奶邊輕揉她的乳蒂。

  啊!下面濕了,有淫水出來了!她的淫穴看起來真的很漂亮,薄薄的陰唇帶點粉紅色的淫穴,香淫氣味撲鼻,上面肯定噴了香水,陰毛周圍沾滿了晶瑩剔透的淫水。我用手指在那陰唇的肉縫裡,撫摩游動著,也在那搽滿脂粉的陰蒂上輕輕地抹弄扣挖著。

  隨著我用手指游動並輕輕地插入,緩緩地抽送,又挖弄起來,這麼一來,她身子扭轉得更是厲害,香淫的浪水隨著手指的抽送,緩緩地從淫穴流出來。

  此時我再也忍不住低頭開始用那唇舌去舔抵奈美的香艷陰唇,每當我這麼一舔一扣時,她都發出令人顫抖的浪聲:“哎……啊……呀……癢……唔……嗯!”

  我有時舔吻陰唇,有時用手捏弄陰核,奈美是一副啜泣的樣子,“啊……不要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我要肉棒!”發出淫樂的哼聲,她扭動著屁股。

  我用舌尖繼續進入肉縫,裡面已經極其濕潤,在美女溢出淫汁的肉縫用舌頭深入時,奈美急促的扭動屁股。我用舌尖壓在陰核上轉動時,奈美便發出斷斷續續的哼聲,開始上下或左右的扭動屁股。繼續用舌頭玩弄,陰核很快便有膨脹感。

  我瘋狂舔吃奈美的淫穴上的淫水,她美艷的淫穴又被接吻。我用口和手瘋狂地奸淫和吸著她的淫艷肉穴。淫水潺潺地流出,我瘋狂地吸吮,她的淫水真香淫好吃。

  她似乎難以忍受挑逗:“啊!癢呀……快……用你的…………用你插過美穗子的大肉棒……插進我的小穴……干我……用你干過美穗子的肉棒……插我啊!……”奈美已呻吟著很快便達到性高潮。

  我手握住肉棒在陰唇口旋轉磨擦,她那陰唇內的嫩肉受到龜頭的顫擦,整個臀部猛擺個不停,身子直打顫。我又以肉棒凌空輕磨她的陰道,美艷女郎奈美又流出了淫水。

  在我向美艷女郎奈美的挺進之中,她那神奇的小洞,一方面強烈收縮,夾緊我的是非根,另一方面像有支怪手在握住我的肉棒向內力拉,加上洞內的狹窄、潮濕、灼熱,和她上半身大奶子的騷動、嘴的呻吟、眼的淫光,我不行了,要發洩了!

  我挺進插弄,干得美艷女郎奈美一對香艷的乳房在狂跳中互相拍打,風騷女郎大聲淫叫。

  我狂熱亂吻她,她又又興奮又快樂,並且大聲“含我的奶吧!”,我用口舔吻含弄大奶,真香艷啊。

  “用力干我吧!啊!啊!啊!”她又淫叫。

  聽到風騷女郎的淫叫聲,肉棒的硬度更增加了,奈美大腿也在抽搐,火一般灸熱的腔肉在痙孿,整個肉棒好象要被燒焦的熱度包圍。一面享受香艷美女肉體的美味,慢慢拔出,然後……又像鑽頭一樣的一面欣賞少女的尖叫聲一面插進去。

  “噢噢噢……啊啊啊……大力干啊!啊……!”

  “啊啊!不行了!哥哥……”

  我繼續做著活塞運動,同時向下看,看到肉縫裡進出的陰莖濕淋淋的,而且帶有大量的淫水。我的陰莖在窄小的肉洞摩擦時,快感也越來越強烈。我不再留情,猛烈的抽插時,奈美發出大聲淫叫,“啊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射進去吧!”

  我加劇肉棒插入的力量。在快要射精的時候,我拔出肉棒,把肉棒插入奈美的小口中,她瘋狂含弄套弄,陰莖停的插弄,終於把精液大量噴射在她口裡,部分精液從她嘴角洩出。

  奈美把我的精液全吞了進去,又舔了舔搽滿口紅和沾滿精液的嘴唇。

  我低頭一看,肉棒的龜頭已沾滿口紅。

  (四)(胭脂口紅系列)

  第二天我游覽了著名的東京港野鳥公園。晚上,我來到美穗子的住房前,我悄悄的拉開窗門一絲縫隙,看見上身赤裸的美穗子坐在化妝桌前在全身噴香水,再塗脂抹粉和搽口紅。然後她躺臥在床上,上身赤裸,雙目微合,左手不停的揉搓著雙乳,右手則隔著裙子揉弄自己的下身,秀美絕倫的臉龐因欲火中燒而變得紅潮滿面,接著脫掉自己的裙子,雙手不禁抓緊了嬌挺的胸脯揉搓起來。嫣紅的乳頭已發硬,高高翹起。我雖然以前也偷窺過美穗子洗浴,但從未見過她自慰,這一下只看得熱血沸騰,下體那碩大的陽物早就一柱擎天了。

  美艷舞女美穗子正是女人性欲最旺盛的時期,心中的欲火卻無法排遣,只好用自慰解去身體的需求,美穗子兩條雪白的大腿分得大大的,誘人的臀部翹得高高,一手揉弄著早已濕漉漉的蜜洞,纖細的手指輕觸到自己的私處,在花瓣肉縫間游走,身體一陣顫動,手指也開始在自己陰蒂上與花瓣裡激動的撫摸,面色绯紅的美穗子,貝齒輕咬下唇,顯現出情欲難耐的神態,不由得發出陣陣呻吟,雪白的誘人的臀部瘋狂地搖擺著,緩緩的將中指插入自己濕潤的花瓣中心,鮮美如蜜桃般的嫩穴一陣顫動,增強了她的快感,美穗子只覺得全身火辣辣的發熱,下體又已濕漉漉的滲出了大量的淫水,她兩腿緊夾,連續經歷了三、四次快感,但卻始終無法達到銷魂的高潮。

  美穗子慢慢地擦干下面身子,噴過香水,開始穿衣服,我心血來潮,一溜走後,回來時手上已多了一瓶飲料,來到了美穗子的住房前敲門,美穗子輕輕的拉開房門,我眼前一亮,原來美穗子匆忙中身上只穿有一件薄絲的亵衣,雙峰飽滿圓潤、堅挺,柳腰簽細、玉臀豐滿、玉腿修長根本無法遮蓋,完全看透她的誘人胴體,構成誘人的曲線。

  美穗子道:「怎麼夜半三更還沒睡著覺,找我有什麼事」

  我道:「小姐,我拿瓶可樂給妳。」

  美穗子道:「進來一起喝吧!」

  我進入美穗子的閨房,在美穗子的旁邊坐下來,倒下兩杯道:「小姐,先敬妳一杯。」一面喝酒,一面偷窺美穗子若隱若現的身體。美穗子一面喝酒,一面陪我閒聊,不經不覺已喝多了。

  我察覺美穗子晶瑩如玉的鵝蛋臉紅得嬌艷欲滴,知道藥力開始發作。於是走近美穗子的身旁道:「小姐,看妳累透了,不如讓我給妳按摩一下子。」

  美穗子不發一言,我連忙走向美穗子的身旁,雙手抓緊如美玉一般的肩膀一陣揉捏,漸漸地由肩膀緩緩溜到了美穗子的腰上,看見清純,高貴的美穗子已被挑動起春心,我把臉湊向美穗子耳旁道:「小姐,不如到床上按摩比較舒服。」

  美穗子已經被撫弄得全身發軟依偎在我的胸膛上。美穗子玉臉嬌紅,雙目射出一道嬌羞的光芒,身體自然任由我摟著,我一把抱起正萬分嬌羞的美穗子放到了床上,美穗子渾身癱軟在床上,我靈巧的雙手,在她豐滿的嬌軀上不斷來回的游走,一面撫摸挑逗,我不禁大著膽,輕輕的將手伸進她隔著裙子蜷屈的雙腿之間,感受到美穗子柔軟嫩滑的大腿,我察覺美穗子迷迷糊糊的發出一陣蕩人的嬌呼,臉上顯出無限愉悅。

  我緩緩的將手移至美穗子的陰戶部位,輕巧的揉了起來。這敏感部位的觸摸,頓令美穗子更是欲焰高漲,我忽然嗅到陣陣幽香鑽入我的鼻端,原來美穗子情動時嬌軀會發出芳香,春藥完全激發她的欲焰從丹田急速流竄至周身,我的嘴湊上了她柔軟的櫻唇,靈活有力的舌尖侵入了她的口腔,她不由自主的卷動香舌,與侵入的舌頭相互舔吮。

  我一面撫摸挑逗她敏感的部位,一面不著痕跡的褪除她的亵衣,美穗子在不知不覺中,已是身無寸縷。

  美穗子露出潔白柔嫩的肌膚,我仔細的欣賞她那成熟曼妙的裸身。那白嫩嫩的兩個奶子碩大柔滑,櫻紅的奶頭凸起挺立,微微向上聳翹,柔軟的腰肢、豐滿的臀部,圓潤修長的玉腿、纖細潔白的腳趾、柔順陰毛伏蓋下的飽滿陰戶,嬌嫩的陰核,成熟美艷的裸身深深吸引著我,我以指尖拂琴般的輕柔挑逗,那濕潤的小穴已是春水泛濫;密合的兩片花瓣肉縫,此刻也嗡然開合。

  美穗子呼吸急促,嬌喘呼呼,淫浪得像淫娃蕩婦不斷的扭曲搖擺誘人的胴體,我再也忍不住快速脫光自己的衣物,雙手輕分了她那雙玉腿,將那粗大雄壯的肉棒緩緩的插入了美穗子的小穴。

  我施展插穴絕技,只覺陽具盡根陷入火熱柔嫩的肉壁當中,不斷的遭受磨擦擠壓,龜頭部位更直抵花心輕抽緩插,雪白豐滿成熟的誘人胴體,不斷的扭曲蠕動迎合起我的攻勢,柔嫩的大腿也向兩旁大肆擴張,那鮮嫩濕滑的密穴像有張小嘴在強力的吸吮粗壯的陽具,美穗子成熟的誘人胴體不斷的扭曲搖擺,張著小口,發出最美妙動聽的聲音。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  我馳騁在美穗子的誘人胴體上,瞧見她難耐的媚態,不覺地也加快了節奏道:「小姐,我的肉棒滋味如何」

  美穗子凝脂般白膩的嬌靥羞紅得恍如塗了層胭脂,不禁羞赧道:「壞小子,竟敢大膽奸淫小姐!」

  我假意恍然大悟笑道:「那我就……」

  說完便將那粗大雄壯的肉棒緩緩的抽出,美穗子不由大驚,慌道:「不要!」

  我道:「小姐,怎麼不是妳說我奸淫妳嗎怎麼妳又不准把我的肉棒抽出」

  美穗子紅著臉結結巴巴的道:「已經進入,便不要抽出。」

  我奸狡的道:「不可這樣!除非妳央求我吧。」

  又緩緩抽出肉棒,美穗子頓時慌了手腳嬌嗔道:「小壞蛋,求你給我吧!奸淫我吧。」

  我再度揮戈前進。我再入這銷魂肉洞,感覺肉穴裡熱乎乎的,美穗子任憑堅硬高翹的粗大陽具猥亵輕薄自己的身體。當下體密接,我只覺層層叠叠的嫩肉不斷的收縮蠕動,強力吸吮肉棒,想不到師娘的小穴竟是那麼的緊縮柔韌,不由下身一挺直接頂到了嬌嫩的子宮。

  美穗子輕呼:「唉喲,好舒服哦……啊……好痛快哦……舒……舒服極了……實在是……是……太美……太美了……啊…啊……」

  無限的快感排山倒海而來,美穗子整個人幾乎舒服的暈了過去,我輕舔她那櫻桃般的乳頭,下體肉棒緊抵花心旋轉磨擦,一陣酥麻的感覺直湧她的玉穴,本能不由自主地扭動著光滑玉潔、一絲不掛的雪白胴體,美妙難言地收縮、蠕動著幽深的陰壁,一波波的娛悅浪潮,將她逐漸地推上快感的顛峰,快活得無以復加,陰精玉液泉湧而出,流經她淫滑的玉溝,美穗子重重的吻上我的大嘴,吐出丁香舌和我糾纏在一起,她狂亂地嬌啼狂喘,一張鮮紅柔美的櫻桃小嘴急促地呼吸著,銷魂肉洞一陣收縮,吸吮著我的肉棒,一股陰精直澆在肉棒上,我只覺腰際酸麻,快感連連,陽精已禁不住的狂噴而出,射入美穗子的花心內。

  美穗子面上春潮泛泛濫,媚眼如絲,渾身軟癱的伏在我的身上,我輕撫美穗子光滑玉潔、一絲不掛的雪白胴體道:「小姐,比起石師,我的肉棒如何」

  美穗子嬌嗔道:「小壞蛋,我給你插死,讓我享受到了極度的快樂。」

  我兩只手偷偷的撥弄著她的淫穴,開始上下其手愛撫著她的胴體,美穗子全身酸軟,一邊主動獻上香吻,春蔥般白嫩的柔荑握住我又粗又壯又長又燙的陰莖,嬌顏羞紅,將陰莖對正自己濕糊糊的肉穴口,嬌羞道:「小壞蛋,進來吧!」

  我屁股一挺,硬實的龜頭頂開細嫩艷紅的小陰唇慢慢地向美穴深處挺進。倆人遂又翻雲覆雨,梅開四度方才雲收雨歇,疲憊地沉沉入睡。

  我和美穗子在醉生夢死,過著淫蕩絕倫的糜爛生活。美艷的脂粉美女,如朵盛開牡丹花,散著芳香,揩帶著嬌容,在我的面前,飛來舞去,斟酒遞菜,秋波暗送,淫聲浪語。

  (五)(胭脂口紅系列)

  一名漂亮的女子,畢恭畢敬地站在椅子前:“先生,熱水准備好了,請先生洗澡更衣,不知先生叫哪個姑娘陪洗?”

  “嗯!就你奈美和美穗子兩個美女!”

  “是!”

  這個叫奈美的姑娘,年方二十歲,她屬於小巧﹑豐滿,肉感十足的類型。圓圓的臉蛋,彎彎的細眉,櫻桃似的小嘴,鮮紅透亮,又點綴了二排白玉般的小牙,顯示貴族人家的高貴雅麗,風姿萬千,皮膚雪白嬌艷,柔細光滑,乳房高聳豐美。乳頭酷似鮮紅的櫻桃,乳罩部分粉紅誘人。平坦的小腹,明光閃閃,陰阜似饅頭高凸,陰毛微黃而卷曲,濃稀適宜,倒三角的下頂部微微可見,艷紅的陰核,猶如一粒紅色的瑪瑙,徐徐閃光,玉腿健美,豐滿,屁股寬而圓,明顯地突起,走起路來,如風擺荷葉,左右晃動。(胭脂口紅系列)

  美穗子,她的身材修長苗條,曲線優美,凸凹分明,她的姿容秀麗,一笑兩個酒窩,嬌艷妩媚,櫻唇香舌,嬌聲細語,悅耳動聽,皮膚光滑細嫩,乳房挺撥高聳,彈性十足,乳頭紅艷,陰毛在小丘上烏黑發亮,濃密地包圍著三角區及陰唇兩側,臂部肥園,粉腿修長。一雙眼睛水汪汪含情脈脈,弘泳漣漣。說起話來,眉飛舞色,十分可愛。

  這時,美穗子為我臉上搽香皂,我那根粗長的肉棒,上下左右的顫抖,看得兩個姑娘掩口微笑,她們看到是一個英俊的中年漢子,潇灑浪漫,而富有朝氣。

  熱氣升騰,煙霧彌漫,一男二女,平躺在浴盆的香皂泡沫裡,我在中間,左邊是美穗子,右邊是奈美,熱水浸泡著身體,滋潤著身心,同時,刺激著男性的肉棒與女性的小穴,三股暖流同時在他們心中升騰。

  男性激素立刻活躍起來,我全身舒展,滿池的熱水,竟將他的身體漂浮起來,粗大的肉棒像魚漂一樣上下浮動時隱時現。

  同時,美穗子與奈美也放松了身體,隨者水面的晃動四只白嫩乳房,時而露出水面,時而淹沒水中,兩頭黑黑的長發,似黑色綢緞在水中漂蕩,時面而蕩到我的胸前,時而又卷到他的臉上,美穗子﹑奈美四只水汪汪的大眼死死盯著時隱時現的長而粗的大肉棒。

  我的雙手開始活動了,一只胳膊摟著奈美,一只胳膊摟過了美穗子,左邊親吻一下,右邊親吻一下,而且越摟越緊,越摟越緊。

  春心蕩漾的少女,在鋼筋鐵骨臂膀的緊箍中,四只碩大的嫩乳,緊緊的擠壓在我的左右胸肌上,這時,奈美的心中像有一只無名的小蟲在緩緩的蠕動,爬行帶刺的小爪,像針尖一樣刺弄著她那每一根感性的神經﹑她不由自主地發出了輕微的呻吟:“啊啊……哼哼……嗯…嗯……”

  這邊的美穗子,被鐵鉗般地緊箍,青春少女的血液,就好象滾開的水一樣,在洶湧,在澎湃,在沸騰,她的雙腿之中熱辣辣的,正在一浪高於一浪地鼓動,小陰唇一縮一張貪婪地等待著什麼,一股熱流從子宮口溢出,沿著鮮紅的嫩肉,沖擊了大小陰唇,會攏在清徹﹑透明的浴水之中。女性荷爾蒙在急劇澎湃,同時,發出了嬌滴滴的浪語:“啊啊,小穴裡好癢,哼哼,嗯……”她那顫抖的小肉手,一把攥住我粗壯﹑碩長﹑通紅的大肉棒,一擠一壓地攥弄著

  與此同時,奈美的手也伸向了我的雙腿之間,但也觸到了小悔的手,只好向下滑,攥住了肉棒下面的大蛋,輕輕地揉弄著……

  我的胸中燃起了一股欲火,越燒越旺,越燒越沖動,燒得他渾身顫抖,這欲火像一枚飛彈,徑直向下身攻去,彈頭將要接近發熱的中心,他極力挺直,使小腹最大限度的腆起,讓兩只小手,盡情地捏﹑揉﹑攥……

  美穗子﹑奈美同時側過頭來,在我面頰兩側,似雞啦來般,狂吻起來。

  “快!上床,玩個痛快!”

  奈美﹑美穗子攙抹我走出浴池,來到一張加厚的絲棉床上,這是我專門為玩耍准備的,寬大而柔軟,三人同時用浴巾擦淨身體,靜靜地平躺在床的中央,等待著奈美﹑美穗子上床。

  兩少女在噴香水搽脂粉塗口紅濃艷化妝。

  濃脂艷抹的兩少女上床後,向我猛撲過去,三人緊緊摟抱在一起,猛烈的親吻著,四只白生生的乳房,在我的胸脯上用力的擠壓,磨擦,兩少女同時發出了尖細的呻吟……

  “暫停!”我開始囑咐了:“奈美,你跨在我頭上,雙手把小穴的陰唇掰開,放在我的嘴上,我為你舔穴,美穗子,跪在我的雙腿之間,用你的小嘴含舔我的肉棒,好,現在開始。”

  兩個少女一聽命令,高興地拍手叫好,迅速擺好姿勢。

  於是,奈美把小穴放在我的頭上,掰開陰唇,顯出了鮮紅的嫩肉,對准了他的嘴,半蹲跨在他的臉上。而美穗子也趴跪在他的雙腿中間,一雙妩媚的大眼死死地盯著我那根又長又粗又紅又紫的大肉棒,龜頭晶光瓦亮,獨眼,怒張洞開,整個的陰毛,黑鴉鴉,毛茸茸,布滿整個的小腹及大腿,她貪婪地抓起肉棒含在自己櫻桃似地小嘴之中。

  她看看,翻翻,舐舐,再看著,她看到龜頭沿上漲凸凸的,像一條粗大的蚯蚓,盤臥在龜頭的未端,她看到漲凸青筋,盤居在肉徑上,硬邦邦的肉刺有規則地向龜頭傾斜,她看花了,看呆了,看傻了,抓起大肉棒,像吃火腿香腸一樣,一口吞下去,拼命的吸呀,吮呀,好象肉棒插入了她的心扉,插入了她的胸膛,插入了她腹中,又從小穴裡穿出,她覺得全身燥熱難忍,穴裡奇癢難煎,突然一股暖流從小腹向下漫涎,又從小穴裡溢出。

  這時,奈美的小騷穴正對准我的嘴巴,他用手貪婪地撥開兩片肥厚的陰唇,讓最鮮嫩﹑最敏感﹑最刺激的紅肉,暴露得越多越好,他天生舌頭長,能夠深入內壁,盡情的絞動,攪得小王心慌意亂,奇癢無比,淫聲浪調,舒服得他連自己都不知在說些什麼:“你……真好真……長……到底了……啊……太……美了。”突然我猛一仰頭,含住了奈美的艷如瑪璃的小陰核,狠勁地吸吮,舐磨,吸得奈美全身發顫,漲得奈美抓耳撓腮,上身不停的晃動,那陰戶又被他臉上的堅硬胡渣,刺得一陣陣攣痙,差點把她的靈感美上了天。

  這邊美穗子,在一股股男性的體味和肉棒的腥味更加刺激了她的情欲,粉頸一上一下,小嘴一一合地套弄,直弄得我的大肉棒,一漲一漲的,龜頭頂的小洞裡不時浸出涓涓的清徹﹑透明的粘液,很快又被紅嫩的小嘴吮吸得一乾二淨。

  奈美已經達到手舞足蹈的地步,還發瘋地把臀部向下壓來,一股股淫水從穴內沖擊而出,但那股引人發狂的奇癢。在死死地折磨著她,只想那大肉棒一下插入盡底,解除這種難忍受的煎煞,她咬緊牙,緊握雙拳屈伸玉腿,扭腰旋臀。腦袋像貨郎鼓一樣,滿頭的長發在空中飛舞,小臉像一朵盛開的紅山茶,雙腿緊閉,柳眉微皺,嘴裡陣陣發出含混不清的呻吟。

  “哎喲……哎喲……好人……這……這……太……折磨……人……啦。”

  “啊!好!往裡……往……這……邊舐……好癢死我了……唔……噢……唔……啊……”

  美穗子這時,淫水四溢,順著兩只豐滿的玉腿,向下流淌,流得她身酥骨軟,急得她不顧一切地放棄了用嘴吸吮。翻身跨上,用手握住我的大肉棒,把自己的小饅頭般肥穴,對准龜頭,狠狠往下一坐。

  “哎喲,媽喲,真好……好漲﹑好粗!”

  我的怒漲大肉棒,像一根燒紅的鐵棍,被坐插在美穗子的肉穴裡,被穴裡的肥肉緊緊的咬住,而少女的陰道也被撐得凸漲漲的,一股刺激的快感,迅速流遍了美穗子的全身,又麻,又癢,又酸,又酥,無法形容舒服。(胭脂口紅系列)

  “快!快!奶……摸……揉……我的奶子。”美穗子一聲高過一聲地浪叫著。

  我不停下嘴吮奈美的動作,順手握住了美穗子的一對白生生的豐乳,猛揉乳房和捏弄乳頭,臀部同時配合美穗子肥臀的動作,一上一下的挺進。

  小被頂得媚眼翻白,嬌喘連連,花心大開,血液沸騰,一陣陣酥癢﹑顫抖,全部神經興奮極點,還不停地扭動著肥白的屁股,呻吟著:  “哎喲……哎喲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你插死……插死我吧……啊……啊喲……又踫上花心了……對……我要丟了……喔……喔…美死我了。”

  說完之後,一股陰精直洩,一雙玉臂,一雙玉腿,再也不聽使喚了,徹底癱瘓下來,嬌軀軟綿無力地壓在我的身上。

  奈美一看美穗子達到了高潮,洩了精,急急忙忙把她推下,只見我的肉棒,還是雄糾糾﹑氣昂昂,那龜頭粗壯赤紅,奈美把自己的小穴,順勢一湊,那火熱的肉棒,便連根插入。

  “啊!……漲……好漲……”

  “你……一定……好……好……玩……玩……我……”

  當我的大肉棒被插入小穴的時候,奈美叫了起來,臉色也有點變白,香汗不禁流下,緊咬牙關,全身發抖。

  奈美只覺得自己的小穴裡,像有一條燒紅的鐵棍,上下的攪動,漲得她全身舒爽,那種酥,麻﹑酸﹑癢的味道,要多痛快,有多痛快,粗大的龜頭,當在小穴內一進一出的時候,快速地磨擦著陰道的嫩肉,產生多麼美妙的快感啊!

  “哎喲……我的媽喲……好舒服……好美……好爽!”

  她慢慢的扭動腰肢,轉動屁股,我也伸出雙手揉捏她的乳房,鮮紅的乳頭,有如葡萄大小,艷麗悅眼,使人愛不釋手。

  我使勁挺起屁股,用力往上一頂,一根長大的肉佛,又插了一寸多長。

  “哎喲!輕一點,都快插入子宮了……你還不解氣嗎……”奈美秀眼一翻,嬌喘連連,嬌喘吁吁……媚極了,美極了,動人極了,也淫浪極了。

  “啊……唔……太好了……哎喲……”

  越干越來勁,越干越瘋狂,當龜頭一連幾下觸到花心時,奈美就情不自禁的浪叫起來,俯下上半身,把我摟抱更緊更緊,全身抽搐得也就更加厲害了。

  奈美的浪叫,激勵著我,他的臀部上下活動量越來越大,他往上頂,她往下壓,配合默契,拍節准確,奈美的大白屁股拼命的扭動,動作越來越激動,心中越來越活躍,陰壁隨著陣陣收縮,花心吸吮龜頭,龜頭頂撞花心,舒服得我也大喊大叫起來。

  “好……好工夫……舒爽極了……使勁挾……吸……再吸……喔……好……好美,哎喲……我要流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  “哎喲,我的好人……我頂不住……了……我不行……了……我要死……了……喔……好……好美,哎喲……我洩了……啊!…噢……”

  浪聲未完,一洩如注,淫水把兩人的陰毛浸得濕淋淋的,奈美也精疲力盡的壓在男人的身上了



站点申明:我们立足于美国,对全球华人服务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建立镜像。

男人宫廷 警告!如果您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,请立即离开!